仙中母校,我成長的搖籃!

撰稿人: 審稿人: 來源: 發布時間:2014-12-02

字體:      上一篇 下一篇打印

本文轉載自:中山政協網—中山文史(第53輯)—《鐵城憶舊》[點擊原文鏈接],節選其中兩節。


仙中多感慨

  我從讀最長時光之校是仙逸中學,原就讀時改稱“石岐二中”,從1963年入讀初中一年級,1968年7月作爲初三“老三屆”畢業生,又被聘留校任一連三排(即初一3班)班主任及語文教師,到離開學校外調之日止,共在仙中學習、工作了七年整。
  這七年感慨良多!
  初中三年,得林早耀、林焯、程智民老師的欣賞與鼓勵,令我自小學起的作文愛好得到發揮與提高;同時得到音樂毛秀娟老師指點而終生愛音樂。
  初中三年因有良好的鍛煉場地面拿過校運會四百米跑第三名;有圖書館而常能借閱到名著促進了寫作水平的提高,獲過全縣中學生作文賽三等獎;有興趣小組而參加縣無線電培訓班。
  文革伊始,先是因父親是雇農出身,我是革命軍人家庭出身,得以成爲全校革命師生赴京代表,成爲毛主席接見的全國第三批紅衛兵之一;接著是當“東風派”、“保皇派”紅衛兵,紅衛兵“軍長”;最後當“消遙派”常到縣氣象站黃慶廉技師處學氣象觀察,學有成效而成爲全縣公社氣象哨培訓班參觀的對象——家中天台裝有觀測用品,惜當年成都和湛江氣象學校停辦而無法報考深造。
  文革中期的1968年底1970年初,作爲全校名列首位的語文尖子生,被留母校當義務代課教師,還兼學校文藝宣傳隊長(黎帼英教師挂名隊長)、初一級某些班的音樂課、體育課老師。
  離開仙中十多年後,母校發生巨大變化,楊仙逸科學樓爲主的各硬件設施出現了,以電腦職業爲主攻方向的教學特色出現了,蒙連任仙中校長的何儉強校長錯愛,不但三次邀我回校出席校慶活動,還在宣介母校人才輩出名人名單上,也列舉我爲“中國民間收藏十大新聞人物”……
  呵,仙中母校,我成長的搖籃!

文革一段夢

  父親黃三當過第四野戰軍127師某部炮兵班班長,我卻當過“軍長”——“文化大革命”中的一段夢一般的學生生活。
  1966年國慶節成爲革命師生之一,赴京參加國慶遊行活動回來後,以盧健駒同學爲首的紅五類子女學生,就組織起仙中(當年爲“石岐二中”)紅衛兵組織,稱“紅總”,我當了旗手。與“紅總”對壘的是“紅旗”派,與盧健駒同班的李炳倫當了“紅旗”“黑五類子女”派的頭頭。
  後來,社會上興起了“國際紅衛軍”組織形式,在盧健駒“紅總”頭頭的授意下,我與好友廖佐永、陳杏平、李卓群等一批同學組建全縣唯一一支“紅衛軍”組織,我當了“軍長”。那年在石岐鎮革委會舉行三萬人“抓革命促生産誓師大會”上,鎮革委主任林維在工業、商業、教育等戰線的紅衛兵組織台發言后,还“有请国际红卫兵组织中山支队黄润权军长上台發言”,那风光、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這是我第一次當團體老大,而作爲紅衛兵外圍組織的紅衛軍只玩了幾個月就解散了,我就回到紅衛兵當了宣傳隊長王小曼的副手,這是後話。
  仙中的文革,黃華鍵校長首當其沖被沖擊,書記兼副校長高少珍被批鬥,大部分老師靠邊站,我曾爲此將全校文革三年的事件,編寫油印成《石岐二中文化大革命事記》保存至今。


黃潤權 2003年4月18日于珠海

作者簡介:(轉自中山文化信息網)
  黃潤權,文學家,收藏家,筆名金潮林、米米。廣東中山人。廣東省珠海人民廣播電台記者、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廣東分會會員、珠海市青年文學研究會會員。 
  1968年曾任中山石岐二中代課教師,1971年遷居珠海,先後做過屠宰工、藥工、員、搬運工、赤腳醫生。1978年任珠海市駐中山辦事處供銷員。1986年元旦調珠海人民廣播電台任記者。 
  愛好廣泛,喜歡文學、集郵、集門票、集燈謎等。1982年至1984年參加《鴨綠江》函授學習,連續三年獲優秀學員獎。1972年至1988年在海內外多家報刊、電台、電視台發表小說、散文、雜文、民間故事、詩歌、攝影作品、連環畫腳本、燈謎等共百多篇。作品特寫《青春應這樣閃光》(獲1985年遼甯《千山時報》全國社會新聞有獎征稿二等獎)。又曾獲珠海市宣傳戰線先進工作者獎。 
  編著有《燈謎之友》一書(1986年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曾主持全國謎壇評選“1982年中華謎壇十大新聞、十大事件”活動,獲得好評。1988年5月31日在珠海市舉辦了《黃潤權作品、收藏品展覽》。現爲《智力》雜志特約編輯和《信息日報》、《周末畫報》、《莫愁》等九家報刊雜志的特約記者。 
  傳略編入《中國當代著名編輯記者傳集》。



TAG: 校友追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