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仙逸協助孫中山爲航空事業奠基

撰稿人:王延琬 審稿人: 來源:廣州文史網 發布時間:2014-12-02

轉載自:廣州文史網 原文鏈接 http://www.gzzxws.gov.cn/gzws/gzws/sqfl/dgmsq/200809/t20080916_7511.htm
王延琬

1985年11月,我們在中國航空先驅楊仙逸烈士的故鄉——廣東省中山市(原香山縣),訪問了剛從海外歸來的楊仙逸烈士之子楊添霭先生。72歲的楊先生聽說我們爲拍攝《中國航空史話》紀錄片而來,非常高興地說:“太好啦,這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有關先父楊仙逸烈士協助中山先生建立航空事業的史實,我當盡力提供資料……”

僑居美國三藩市的楊添霭先生,這次偕同夫人鄭瑞安女士應邀回國參加了廣東省廣州市于9月20日(原航空紀念日)爲楊仙逸、謝鐵良、蘇從山將軍殉難62周年而舉辦的紀念活動。隨後,他又回到故鄉中山市督建他捐獻的仙逸中學科學館工程。

楊先生熱情爽快,親自陪同我們驅車到中山市北台鄉的祖居和庫充村外瞻仰楊仙逸烈士墓。他在墓前告訴我們說:“這座先父墓建于抗日戰爭時期,先父的遺體是從廣州黃花崗三望崗遷回故鄉,安葬于此。現在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內的楊仙逸烈士墓,實爲衣冠冢。”這時楊添霭先生的表弟,還向我們介紹了鄉親們在“文革”期間護碑的故事。“文革”時,烈士墓碑被造反派搬倒了,不兩天連碑石也不見了。墓地的墳茔很多,親友們怕將來辨認不出,便用一塊紅磚石刻上名字埋在仙逸烈士墓前作記號。1981年修複烈士墓時,政府尋找墓碑,那塊失蹤的碑石又有人獻了出來。原來是一位有識之士敬仰楊仙逸烈士,又看到碑文是孫中山先生的親筆題字,怕這樣珍貴的文物再遭毀壞,便把碑石藏了起來。十多年一直保護得完好無損。我們聽了這感人的故事,走近墓前細看碑文:“民國十三年楊仙逸先生墓孫文獻題”。果然是孫中山先生剛勁有力的字體。

從庫充村外烈士墓地回到中山市,楊先生熱情邀請我們到他的臨時住處作客。我們向楊先生詢問了有關楊仙逸烈士生前協助孫中山先生創辦革命空軍及制造廣東第一架軍用飛機的情況。

楊仙逸烈士像

楊先生回答說:“提起先父追隨中山先生進行革命活動,還要從我的先祖父說起……祖父楊著昆(名亞然、號鏡堂),出生在廣東省香山縣,早年出國經商,後成爲僑居美國檀香山的一位富商,也是當年熱心支持孫中山先生進行辛亥革命的愛國華僑。1903年前後,孫中山先生到檀香山僑胞中進行革命宣傳,認識了先祖父,祖父十分敬仰孫中山先生。從此,他們的友誼日益深厚,來往甚密,孫中山先生還經常住在祖父家中。孫中山先生回國後,祖父還經常從國外彙款給大元帥作革命軍饷。後來我還從家信中發現,就在父親遇難前不久,還收到祖父從美國的彙款4000元,其中2000元給大元帥作軍饷,2000元給父親作爲家小的生活費用”。

楊仙逸烈士墓

楊添霭先生拿出收藏了半個多世紀的家信給我們看。他說:“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時,經費來源極其困難,多靠愛國華僑資助。革命者沒有工資,先父回國籌組革命空軍,也是靠先祖父從國外寄錢供養。當時,祖父身在海外,心向祖國,爲支持中山先生在廣東建立航空事業,不惜傾盡家産,一人捐獻飛機4架,爲祖國培養飛行人員支付訓練費用和聘請教官,還不惜重金聘請美國工程師和技師,到中國協助制造樂士文號飛機。隨後甚至獻出了自己的兒子。1924年9月25日,祖父71壽辰,也是先父楊仙逸烈士殉難1周年零5天,國民黨要人譚延闿、程潛、唐紹儀等聯名給祖父發了《祝壽詞》。孫中山先生在國事繁忙中還親筆爲祖父書寫了一個特大的‘壽’字,以示對他一生爲祖國民主革命事業所作貢獻的表彰。當時大元帥府還向祖父頒發了獎章和獎牌。可惜,這些珍貴文物均已散失……”

楊先生說到這裏,讓我們稍等。他走進內室,提出一個不大的黑皮箱,從箱內拿出兩份紅色硬皮的證件遞給我們。我們接過來一看,原來是仙逸烈士的“萬國航空飛行執照”。正頁上貼著楊仙逸烈士的半身照片。兩份證件是1916年10月4日簽發的陸上飛機飛行證件和1916年11月29日簽發的水上飛機飛行證件。

楊先生說:“這是先父的珍貴遺物。我和母親將它珍藏了62個春秋,雖然輾轉國內外,也沒有丟失。我現在年事已高,要把這遺物獻給祖國,也許對研究航空史和發展祖國航空事業能有所啓發,這也是先父的遺願……”

楊先生這一席話,充滿了赤誠的愛國之心,十分令人敬佩。

他把“萬國航空飛行執照”仍舊珍藏在皮箱之後,就把話題轉到有關楊仙逸烈士的革命史實方面。他首先說了有關其父的出生年月和地點。他說:“按家譜記載的時間,先父是1892年(光緒壬辰年九月初六日)生于美國檀香山。先父一生赤膽忠心追隨中山先生致力革命,這和他自幼受到家庭愛國思想熏陶和革命思想的影響有關。他18歲時加入了檀香山同盟會,爲太平洋夏威夷島同盟會會員。他學習努力,思想奮進,大學畢業後又轉學機械學科。後又響應孫中山先生‘航空救國’的號召(附圖),再考入茄彌時大學航空專科,刻苦攻讀,直至畢業。他是一位既能飛行又能從事飛機設計與制造的專門人才。1913年他積極投身航空制造,成爲美洲‘中華民國飛船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該公司在檀香山自制飛機1架,由華僑譚根駕駛,原准備歸國參加討袁之役,後因湖口戰役失敗,才中途折回檀香山。”

楊先生接著說:“辛亥革命後,曾任臨時參議會議長,後任駐美洲總支部長的林森(子超)先生,1914年赴美國,途經日本時,會見孫中山先生,共議國事,談及航空人才的培養。中山先生囑林到美國後選送若幹有志青年學習航空飛行。林森抵美後,經華僑贊助,于1916年創辦了‘中國國民黨空軍學校’,校址在紐約洲拔布羅寇蒂斯飛行學校內,首期學生20名。父親楊仙逸專程由檀香山趕赴紐約,積極協助林森先生發動華僑贊助辦校,並主動要求入校深造,在校接受了美國空軍軍事訓練,就是這一年的10月和11月分別通過了陸機和水機的飛行考試,獲得了‘萬國航空飛行執照’,于1917年畢業。這一屆畢業學員有:楊仙逸、張惠長、陳慶雲、吳東華、葉少毅、陳乾、李光輝等人,均獲得飛行執照,並在美洲組成‘中國國民黨飛行隊’。這就是受命于孫中山先生在美國早期培養的飛行人才。由于父親熱心于飛機制造,于1918年又與陳樹蘋、蔡司渡、周嫹等人在三藩市組織籌辦圖強飛機有限公司,旨在圖強救國,並制成水陸兩用飛機3架,後在1919年父親將這些飛機運返福州。”

楊先生繼續說道:“父親是1918年應孫中山先生電召回國。當時,廣州已經成立中華民國軍政府,中山先生出任大元帥,當即著手創辦革命空軍。我們全家也都隨父親回國。那時,我只有4歲,很多事都是後來聽母親講述的。回國初期,我們住在廣東汕頭,那裏有一架鴨婆機,父親整天泡在飛機場,母親還經常做飯給飛行員和機械師吃。後來,在廣州市東郊瀕臨珠江的大沙頭開辟了水陸飛機場,我們家才搬到大沙頭來。孫中山先生極其關心航空事業的發展,經常偕夫人宋慶齡從大元帥府乘電船來大沙頭視察,到我家同父親商討國事,再不就是父親乘電船到大元帥府去,有時也帶我去。我還記得,有一次孫中山先生和夫人來我家,還帶來珍貴的增城挂綠荔枝給我吃。過舊曆年除夕還按廣東的風俗給我利市(紅包)。總之,孫中山先生和夫人對我父親是十分關懷和器重的。當時,就在大沙頭機場成立了飛機隊,父親任飛機隊長,這支飛機隊就是孫中山先生正式創建的廣東革命空軍的前身。”

楊先生又說:“父親極其關心國産飛機的制造,當1919年受命飛機隊轉場閩漳時,還專程到福建馬尾海軍船政局工程處飛機制造廠訪問,參觀了該廠于當年8月制成的中國第一架水上飛機。當聽說他們正爲找不到試飛員而發愁時,父親主動地推薦了優秀華僑飛行員蔡司渡到該廠爲新機試飛。父親熱心爲制造國産飛機排憂解難,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楊先生還講了下面一些史實。

1920年楊仙逸由漳州回廣東任空軍總指揮。當時空軍力量很小,僅有飛機4架。孫中山先生爲增強空軍實力,特命他赴美國檀島,在華僑中招訓飛行人員,籌款購買飛機。楊仙逸又得其父的支持,支付了數十人的培訓費用,使有志于航空的國內外青年進入美國航空專業學校。經過飛行、機械及各種航空技術訓練,他們成爲祖國急需的一批飛行骨幹。其中有:林偉成、楊官宇、黃秉衡、聶開一、鄧亮、吳顧之、陳卓霖、胡錦雅、鄧佐治、林安以及自費畢業的黃光銳、李逢煊等數十人。這批人員學成歸國,爲建立廣東革命空軍打下了良好基礎。同時,楊仙逸在美國還日夜爲購買飛機籌款,向華僑募捐。其父就在這時率先響應,又慷慨解囊,傾盡家資財産,捐購飛機4架。楊添霭先生的祖父和父親赤誠愛國的行動,受到海內外人士的贊揚,尤其是各地的愛國華僑,紛紛以他們爲榜樣,踴躍捐款購機。這次楊仙逸籌款,收獲很大,購得10架詹尼(Jenny)飛機及一批航空機件器材,會同在國外培訓的一批飛行人員回國。此時,中山先生正在廣州蒙難,部分飛機在國外也遭到毀壞,而未能全部運回廣州。孫中山先生對楊仙逸此行成績卓著極爲贊賞,尤其是對楊氏父子愛國的赤膽忠心給予了極高評價,並親筆題詞“志在沖天”四個大字,上款寫仙逸飛行家屬,下款署名孫文。並譽楊仙逸爲“革命空軍之父”。這事在歐美各國華僑中産生極大影響。學習航空的華僑青年都先後回國,投效革命空軍,有些還攜機回廣東,願在中山先生和楊仙逸的領導下齊心協力發展我國的航空事業。

1922年陳炯明叛變。滇桂聯軍東下討陳,孫中山先生離滬回粵,重建大元帥府,重組航空局。12月6日,親委楊仙逸爲

航空局長(附上圖),並兼任飛機制造廠廠長。廠址設在廣州東山新河浦一間廢棄的皮革廠內,制作工房與裝配車間在大沙頭紅屋。楊仙逸極其重視制造飛機。于是,組織聘請的美國工程師科爾威爾(Colwell)和技師威爾德(Wild)與國內的工程技術人員一道,在1923年7月制成了廣東第一架雙翼飛機“樂士文-1”號。試飛時,楊添霭先生曾在機場觀看。當時他已經9歲,還清楚地記得,試飛時黃光銳駕駛飛機,其叔父楊官宇還在飛機上作驚險技巧表演。孫中山與夫人親臨試飛現場,給飛機命名並在飛機前留影。飛機制造成功僅兩個多月,楊仙逸于9月20日在博羅之梅湖試驗水雷時不幸遇難,時僅32歲。孫中山先生聞訊悲痛不已,又親至失事地點視察,于9月21日即親筆下令厚恤殉職人員,並追升楊仙逸等爲中將。楊仙逸短暫的一生爲發展祖國航空事業,建立廣東革命空軍,特別在制造國産飛機和培養飛行人才上作出巨大的貢獻,不愧爲孫中山先生發展航空的得力助手。

我們以前就聽說過,宋慶齡同志很關心楊仙逸烈士的後代,在她去世前還接見過回國觀光的楊添霭夫婦。于是我們就請楊先生談談接見時的情景。

楊先生深情地懷念說:“是啊,那是1979年的事。那次,孫夫人親切地接見和宴請我們,並向我們講述了孫中山先生和先父楊仙逸之間的深厚友誼和革命活動。她老人家還問我,中山先生當年給父親題寫的‘天下爲公’的字幅是否還保存著”。我說,“原保存在中山市老家,在‘文革’期間丟失了。不過,還有一幅‘志在沖天’的題詞還保存在國外,下次回國一定帶來給您看”。(我于1981年回國時,把那幀珍貴的字幅帶了回來。遺憾的是,孫夫人已與世長辭了,她沒能見到……。)“那次會見,孫夫人還對我們說,她與中山先生在檀香山時就住在我們家中,說我父親經常爲他們開汽車,半個世紀以前的事,她講起來還記憶猶新。她說:那時,你父親還教我學會了駕駛汽車呢!我是中國第一位能開汽車的女駕駛員,並在當時獲得了汽車駕駛執照。孫夫人還關心地問我,是否到父親楊仙逸的墓地去過。還問,由我母親程度純籌辦的仙逸中學近況如何,並囑我們要辦好學校。孫夫人很關心仙逸中學的情況。聽說還是在我父親遇難後,中山先生和夫人爲了安慰我的母親,多次囑她籌辦一所紀念仙逸烈士的學校,以寄托哀思,培育英才。于1925年建校,首任校長就是我的母親程度純女士。當時中山先生已謝世,孫夫人親自出面大力支持。那時還是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籌建學校要靠贊助籌款,這是遵照孫中山先生生前囑托建校的,國民黨要人也得支持。當時的贊助名冊上,就有許多是國民黨要人簽名贊助(附上圖)。這次會見,孫夫人還囑我將上述兩個問題寫一份報告。後來,我回到廣東,將父親墓地被征用及仙逸中學已改名的情況寫了報告寄給孫夫人。不久,這份報告和批示就轉發到廣東省。1981年,廣東省有關部門尋回了父親的墓碑,並重建于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內,同時,也修複了中山市家鄉的墓地。這一年我應邀回國參加辛亥革命70周年紀念會,並在會上獻出了中山先生給我父親親筆書寫的‘志在沖天’的巨匾。廣東省省長劉田夫接受了這一珍貴文物,陳列在廣州博物館,還給我頒發了獎狀。隨後,我回到故鄉中山市,于10月14日又應邀出席恢複仙逸中學校名大會,並榮幸地被聘爲仙逸中學名譽校長。上述問題都得到妥善解決,應告慰孫夫人于九泉了。”

楊先生說完情況,還興致勃勃地帶我們到仙逸中學參觀由他出資正在興建的科學館工程。他向我們介紹說,科學館將設置14個現代化教學實驗室。他爲了捐獻這座科學館,征得夫人和子女的支持,變賣了在美國的一處房産。這個館于1985年12月8日建成,命名爲程度純館。他說:“我期望這所學校能辦成中山市一、二流水平,爲祖國培養優秀人才創造條件。我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主要還是依靠政府和學校師生及校友的共同努力。我期望政府能在仙逸中學設立航空專業,辦成高等學校性質的專科學校,培養更多的從事航空專業的後備人才,以繼承先父‘志在沖天’的未竟事業。”

楊添霭先生還爲恢複校名的專刊上題詞:“繼承先烈遺志,發揚愛國精神。”

楊先生還建議:“我衷心地希望政府能恢複早在1930年當時政府第51次國務會議制定的9月20日爲‘航空紀念日’,這不僅是我們全家的願望,同時也是海外老航空人士的心願,在海外曾有幾位老飛行員向我表示,如果政府能恢複‘航空紀念日’,他們將五體投地的信服。讓我們海內外航空人士齊心協力,爲發展祖國航空事業做貢獻。”

參考資料

①訪楊添霭先生講話錄音。1985年11月。

②杜利威編:楊氏家族。

③鄭梓湘:國父孫中山先生手創廣東革命空軍滄桑史略與空軍先進楊仙逸生平事迹。

④中華民國飛船公司股票1913年4月16日。

⑤美洲飛行學校發集資券1916年4月17日。

⑥楊仙逸家信片斷。

⑦私立仙逸中學建校勸捐冊。

楊仙逸將 事迹

楊仙逸將軍,字学华,号铁庵。中山县籍。夏威夷岛同盟会党员,年十八。曾先后毕业于意贺兰小学、夏威夷大学、美洲卡利科弥省哈厘大学机械专科、茄弥时大学航空专科。民国七年,应孙中山总理命旋沪助理戎机。民国八年,入闽组织飞机队,充总指挥。民国九年,驾机回粤讨逆,炸观音山。旋复充总统府侍从武官,罗致同志数十人,资助赴美、入航空专科学校毕业。今粤东航空人材之盛,多半由其手造。民国十一年,长航空局。亲制乐士文飞机,井然成队。民国十二年,东征。秋,九月二十日,

在博罗之梅湖检阅水雷,不幸与谢、苏、吴、马四同志共殉国难,年三十有二。孙中山大元帅令追赠陆軍中将。葬于黄花岗三望岗之原。

摘自《楊中將仙逸烈士紀念碑》碑文

见《楊仙逸協助孫中山爲航空事業奠基》


?